傅凌瑾瑶 婢子娇媚,薄情权臣为她红了眼完结版在线阅读

婢子娇媚,薄情权臣为她红了眼

更新时间:

主角是傅凌瑾瑶的小说名字叫婢子娇媚,薄情权臣为她红了眼,作品是瑾瑶改编的一本古代言情类作品,整篇文章描写初遇世子傅诏时,是在寺庙,她还叫冯怜怜,是个卑贱童养媳。他不信神佛,也厌弃身份卑贱的人,因而第一面就对她欺辱责骂,冷嗤她,“真是个贱名。”这几乎成了她的噩梦,她怕死了这个狂傲的男人。再遇傅诏,是在忠伯侯府,她叫瑾瑶,成了他弟弟傅凌的最宠爱的奴婢。他仍是嘲弄,斥她“摆平自己的位置。”后来她要成为傅凌的通房时,傅诏却急了,用尽各种手段,或威胁或恐吓把她骗到手。还告诫她,“想引诱我弟弟,你死了这条心!”瑾瑶自是不敢奢求能得到主子的垂怜,可她也不甘整日被傅诏当做笼中雀养着。她盘算着怎么跑路,却没想到这个男人比她想的还卑鄙,骗她喝避子汤,结果她竟怀了身孕!那哪里是避子汤,分明是保胎药!终有一次,让她抓住机会趁机离开了上京。那日后,那个憎恶神佛的世子,竟从此开始每日烧香拜佛了。

《婢子娇媚,薄情权臣为她红了眼》精彩内容

天蒙蒙亮,阴云就已堆积如布,淅沥沥笼罩着天地,急促雨幕打在青石板路泛起烟雾。

噼里啪啦的细雨掩盖了屋内阵阵鞭笞声。

“啪”,又一通鞭子落了下来,打得冯怜怜脊背皮开肉绽。

点点血珠自在白皙的背部溢出,浸透了衣衫,猩红一片,触目惊心。

这次被打,原因无他,只因给肺痨丈夫喂水时呛到。

但她也习惯了,冯怜怜常自嘲自己是天底下最卑贱的人,只值三两银子。

这是她被母亲卖到薛家做童养媳的第八年。

薛家在上京以经营布匹为生,八间铺子算是小富商户。

让她从一个八岁的小女孩,成长为懂得虚伪,奉承,审时度势的小女娘。

此刻不能哭不能喊,越喊越哭只会被打的更惨。

过了好一会,婆婆薛陈氏打累了才停手,将鞭子往旁边一丢气喘吁吁道:“你也及笄了,我儿亲身子不大好,我看这婚事就提前,下月就办,你赶快收拾收拾,去庙里给我儿祈福,要是我儿有问题,仔细你的皮!”

早就司空见惯,榻上的肺痨男人紧闭着眼什么话也不说。

外面阴云滚滚,雨幕绵绵,冯怜怜才刚挨了打,后背一动就疼,她望着屋檐下的雨水轻轻叹气。

这样天气出去,沾了雨水一定更疼。

婆婆根本不管她死活,给她扔了一把油纸伞,派二儿子薛廷跟着,就推出了门。

站在门外,望着身后的男人,冯怜怜眼泪巴巴,“二哥哥,给我辆马车吧,道路泥泞,怜怜才刚受伤,这样去会死在路上的。”

她自小就长的娇丽可爱,如今大了身段愈发出挑的婀娜玲珑,特别是纤细颈部下那弧度真是让人避不开眼。

“咳咳。”

他清咳两声转移了视线,面红过耳纠正她,“你是我大哥的妻子,该喊我二弟才对。”

“哦。”冯怜怜委屈巴巴的应了声,睁着波光潋滟的杏眼就那般可怜劲地看他。

终于薛廷禁不住她这双眼睛的蛊惑,心头一软,“待往前走两步,离家远些我再替你找马车。”

在这个家八年了,她最了解薛廷为人,是这个家里为数不多的好人,但就是畏母。

只要是薛陈氏不在,基本她提的要求都会答应。

例如被打后给她送药,被罚饿肚子时偷偷给她送饭,比他那大哥强太多了。

走过了巷口,薛廷给她找来了马车,冯怜怜说背部受伤,让他抱上去。

为了避嫌薛廷拒绝了,他微微躬身,伸出了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你踩着借力上去。”

冯怜怜一点没犹豫,踩着就上了马车,因为她背部是真疼,火辣辣的疼。

淅沥沥小雨下个不停,庙在城郊有点远,冯怜怜闷闷的,冲外面道:“我下个月就要同你哥成亲了,你知道吗?”

外面很明显赶马车的鞭子停了下来,过了好一会才传来他的声音,“嗯,知道。”

他惜字如金,冯怜怜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她高声又说,“那样我以后就不能再喊你二哥哥,真的只能叫你二弟,你就要唤我嫂嫂啦!”

又过了片刻,外面似有些迟疑,才回了句嗯。

想了想,薛廷又加了句,“母亲已经将两家铺子交于了我,你乖乖的,日后我会尽量保护你,不再叫你受苦。”

她已经很听话了,还照样挨打,气得冯怜怜一把扯开车帘要跟他理论。

这一用力,扯到背部伤口,疼得她痛叫了一声,薛廷赶忙去扶她,冯怜怜直接就势向他怀中扑去。

薛廷下意识揽住她的腰,想将人拉起,却不小心碰到伤口,痛的冯怜怜眼泪霎时涌了出来。

这下他手忙脚乱,再也不敢动,只得任由她趴在怀里。

从他这角度看下去,能看到露出的一小截细腻的颈和红绳下坠着的小巧莲花木雕。

白皙嫩滑肌肤沾了几滴雨珠,晶莹透亮。

薛廷喉头微微滑动,顿时心猿意马,心跳如雷。

依偎在他怀里的冯怜怜自感受到了,不用抬头她就知,头顶的那张五官俊雅,斯文儒气的脸定已绯红一片。

这个法子虽让人不耻,可她别无选择。

下个月就要嫁给肺痨鬼,她不想一辈子守着个病殃殃的人,每日朝打暮骂。

要不是她是奴籍,卖身契被捏在薛家,早跑了。

她在等,等一个万全的机会。

冯怜怜紧紧握了下颈上坠着的木雕,五岁前的记忆是模糊,唯一清楚的是这莲花木雕一直跟着她,她不甘心,不甘心一辈子为奴。

她所有赌注都在这个人身上,只盼他一时色迷心窍,帮她偷了卖身契,让她脱离苦海。

她继而抽抽泣泣,娇弱的肩头微微颤抖,“二哥哥,怜怜痛的狠,你帮我瞧瞧背上是不是又出血了。”

看背就免不了脱衣,一脱就全看光了,薛廷一听脑海中顿时浮想联翩。

霎时血液直往一处涌,垂在她身侧的手微动。

冯怜怜从细缝里已经看到,那只手轻轻抬起,即将搭上她的腰,倏尔一半他又放了下去,紧紧攥成拳,手背上青筋迸起。

正在疑惑之时,薛廷捧起她的脸,目光坚定,“怜怜我知你不愿,别怕,我说过会保护你,定会言而有信,你放心我大哥肺痨活不了多久,你再忍忍。”

忍忍?

她一天也忍不了,想到一个月后成亲,她还要在床上伺候那个咳着黄痰,身体干瘦的人就觉得恶心。

计谋不得逞,冯怜怜气极,缩进了车里,再不同他讲一句话。

一路无言到了小庙。

位于群山之中,很不起眼的庙宇,连看管的僧人都没有,但因传闻灵验,所以香火鼎盛,可能因今日下雨竟空无一人。

庙门大开,没进去就看到了里面供奉着一座金身菩萨,冯怜怜不懂佛,固也不认得。

挫败的她不再看薛廷一眼,气冲冲的就往里去。

到了门口,薛廷拉住她衣袖,“我在外面等你,母亲说让你祈福到日落,外面下雨,我帮你关上门别冻着,若有事喊我。”说着偷偷塞了一瓶药给她。

“嗯。”冯怜怜瓮声瓮气的应了声。

身后门被关上,光线被遮了七七八八,头顶就是那大慈大悲,受人尊崇的菩萨。

稀薄光线之下,通体金光。

冯怜怜心底忍不住谤佛,若真是大慈大悲,就先可怜可怜她吧!

让她来祈福,可她只想让痨病鬼明日就死!

脚下有一张蒲团,她深深叹了口气,正要跪下,倏尔余光瞥见在那金身菩萨侧边,有什么东西晃动。

隐约传出淡淡鼻息声。

查看全文

《婢子娇媚,薄情权臣为她红了眼》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拒绝结扎后妻子送我学规矩

    1拒绝结扎后妻子送我学规矩

    言安| 现情

    妻子谎称对橡胶过敏,逼我去做结扎手术。

  • 2 雨雪一笙

    2雨雪一笙

    言安| 短篇

    海盗王允许胡笙选一人带走。他选择了我妹妹:「她还小,不应该被...

  • 3 和室友嘴巴通感后我瘦了

    3和室友嘴巴通感后我瘦了

    言安| 都市

    酒后误吻室友后,我患上同他的嘴巴通感的奇怪病症。我的味觉变得...

  • 4 难遇

    4难遇

    言安| 现情

    我推门进包厢的时候陆以恒正跟一个女孩吻得难舍难分。他的兄弟们...

  • 5 喝了神水就能上清华

    5喝了神水就能上清华

    言安| 都市

    临近我弟高考,爸妈找人替他卜卦希望他考清华。我一眼看出那人是...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皖ICP备202300854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