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央段柏南 年代文里嫁极品,我懒馋他奸猾完结版在线阅读

年代文里嫁极品,我懒馋他奸猾

更新时间:

主角配角是夏央段柏南的小说名叫做年代文里嫁极品,我懒馋他奸猾,是笔者易加二十一近期写的一本穿越类作品,书中主要讲述了夏央是个倒霉催的。只是骂了一句乌鸦嘴,就被小心眼的乌鸦仙一翅膀扇到了七一年,还是一本糙汉甜宠文的小说里。穿成男主那死在新婚当天的馋鬼三弟妹。一睁眼,就要面对被退婚的惨状。她心想,退就退呗,问题不大。谁知原主老娘一顿操作猛如虎,硬是花钱给她留下了。然后她就喜提奸猾丈夫,附带极品婆家。夏央:我真的会谢...

《年代文里嫁极品,我懒馋他奸猾》精彩内容

“我的老天爷啊!”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我好好的闺女啊!刚嫁过来人就没了!”

“赔钱,必须赔钱!”

夏央刚有意识,就听到了一阵鬼哭狼嚎,还不等她接收信息,另一道刻薄的声音响起:

“我呸!”

“赔个屁!谁家大姑娘这么馋!那可是我用来待客的鸡,全被她给造了,怪得了谁?”

“我还没让你们赔我小三一个媳妇呢!”

“滚滚滚,这丧门星你拉回去,我们段家可要不起!”

夏央咸鱼躺着,被动接受着这具身体的全部记忆。

半晌后,她的表情变得一言难尽。

她,夏央,二十二世纪的富婆一枚,就因为骂了一句“乌鸦嘴”,被乌鸦仙听到,一翅膀给扇来这七十年代,成了死在新婚当天的新媳妇夏央。

原主夏央,是个馋鬼,结婚当天把婆家用来摆酒席的小鸡炖蘑菇,偷摸着全给炫了。

谁料,那蘑菇是毒蘑菇,原主就这么因为一只鸡,凉了。

她抽了抽嘴角,这死法,怪丢人的。

眼看着那边战况即将升级,她弱弱出声:“那个,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抢救什么抢救,人都没气了不...嘎?”

夏老娘扭头,眼睛瞪的老大。

夏央冲她眨眨眼。

“嘶——”

下一秒,刚才还战斗力彪炳的老太太,软软的倒了下去。

“娘,娘,你别吓我们啊!”

老太太经过一番惨无人道的抢救,总算不翻白眼了,“鬼啊!”

“老周头来了,老周头来了!”

一阵兵荒马乱后,众人全都屏息立在床边,看着老周头给夏央检查。

夏央仰躺在床上,看着那牙齿都掉光的老头子,扒拉扒拉她眼皮,又摸摸脉,似模似样的摇头晃脑几下,郑重宣布:“人没事,活蹦乱跳的。”

???

“那她刚才没气了?”不知谁问了一句。

老头还挺生气,指着夏央:“你看看她这像没气的?”

众人看看眼神乱飘的夏央,一齐摇了摇头,那确实不像。

夏央这会根本没注意到他们,她这会正忙着跟乌鸦大仙说好话:

【乌鸦大神,小女子知错了,我再也不敢嫌弃乌鸦了。】

【大仙,小女子定当知错能改,回去就给您立金身,日日供奉香火。】

【乌鸦葛格,你是人家见过最美最威武的乌鸦了,等回去,小女子让世人都知道您的伟大,都来赞美您的英姿。】

{汝那夏央,算你有眼光,吾就给你点甜头!}

粗噶难听的声音响在她脑海里,夏央刚想说您送我回去就成,就看到一团乌漆嘛黑的东西没入她身体里。

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夏央撇了撇嘴,继续拍马屁:

【乌鸦大仙,这是什么呀?人家不贪心的,您送我回去就行。】

{看在你知错能改的份上,就赏你一个乌鸦嘴吧。}

夏央:!!!

她硬生生忍住爆粗口的欲望,嗓子夹起来:

【乌鸦葛格,人家不...】

{糟糕!吾先走一步,汝自便吧}

【乌鸦葛格?大仙?大神?帅哥?帅乌鸦?臭乌鸦!】

都这样还没有动静,看来是真走了。

靠!

夏央的怒火直冲天灵盖,感觉有人扒拉她,凶凶的看向那人:“干嘛?”

“你拽我衣角了。”男声清爽干净,面皮俊秀,但浑身上下透着痞劲儿,脸上嬉皮笑脸的笑容,看着碍眼。

“段柏南?”

夏央眯了眯眼,这就是原主的便宜老公?

段柏南冲她笑了笑:“在呢,媳妇儿。”

“谁是你媳妇儿!”夏央甩开手里的衣角,翻个身背对着众人,如丧批考。

她怎么就那么倒霉!

那骂乌鸦嘴的人多了去了,就她倒霉!

碰到心眼极小的乌鸦仙,被发配到七十年代来,想想就悲从中来。

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这会是七一年,吃不饱那是常态,最重要的是还得下地干活。

她一个连草和麦苗都分不清的人,干哪门子活?这跟要她命有什么区别?

“三丫头,起来。”

夏央正致郁,被人拍了屁股,条件反射一巴掌抽过去。

抽完就对上了原主老娘冒火的双眼:“呃..”

下一刻,胳膊一痛:“你这死丫头胆子肥了是不是,敢打你老娘?别以为你嫁出去老娘就教训不了你,赶紧给我起来,人家要把你退货呢,给我出去道歉去!”

这死丫头,非得在结婚的档口偷吃,就不能忍过这一天?

夏央不以为意:“退就退呗。”

跟谁稀罕这泥巴房子似的?

话音刚落,耳朵一痛:“你干嘛?”

夏老娘凶神恶煞:“你要是被退货,就等着嫁给八瘸子吧。”

“你是我亲娘吗?”夏央一股脑坐起来,气哼哼质问。

原主记忆里,这个八瘸子,可谓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别看原主又懒又馋,架不住她长得漂亮,是这十里八村最出挑的姑娘。

娇俏的鹅蛋脸上一双上挑的丹凤眼,显的人有些泼辣,微圆的下颌,又带有钝感,中和眼睛带来的攻击性。

十八岁的漂亮姑娘,水灵灵的犹如一枚含苞待放的水蜜桃,谁都想来舔两口。

八瘸子是最令人恶心的一个,他又瘸又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整天买些好吃的打牙祭。

原主又是馋鬼,差点被他用槽子糕骗回家去,要不是被大侄子看到,现在早成八瘸子的小媳妇了。

夏老娘眉眼一竖:“你去不去?”

“我去。”夏央瘪瘪嘴:“我去还不成吗?”

她老老实实的跟在夏老娘身后,出了屋子。

“亲家啊,我带我家丫头来给你赔个不是,你看看这事闹的,好好的一场酒席,被这死丫头闹瞎了。”

出了屋子,夏老娘秒变脸,堆起笑容恭维道,完全没了刚才叫嚣的样子。

说罢,她一把扯出后边的夏央,拧了一把:“还不快给你婆婆道歉。”

“不用,我们家可要不起这样的媳妇儿。”段老娘冷哼一声,退货意图明显。

“说的对,娘,我也不要这样的媳妇儿,白白糟蹋了酒席,我一口肉都没吃上。”段柏南火上浇油。

“等改明您再给我寻摸个好的,咱在办一回酒,咋地我结婚也得吃上口肉不是?”

他笑嘻嘻的样子,引得夏央瞪了好几眼。

“呃~”段老娘卡壳了。

脑子突然转过来了,这要是退了货,就得再掏钱给老三娶媳妇办酒。

想到那些花销,被怒气冲昏的头脑瞬间清明,松了口:“不退货也成,彩礼得全都带回来。”

夏家那老货,可是要了她六十六块钱的彩礼。

“你做梦!”涉及到心爱的小钱钱,夏老娘也不做小伏低了,撸了撸袖子,跟段老娘互相喷口水。

吵的那叫一个激烈。

夏央看的正可乐,就感觉有人戳了戳她,递过来一把瓜子。

大手骨节分明还带着薄茧,还挺好看。

她看向手的主人。

段柏南挑挑眉:“吃毛嗑吗?”

夏央默了默:“吃。”

抓过瓜子,慢吞吞的嗑着。

完全没注意到身旁人的耳根一瞬间红的滴血。

段柏南感觉到柔软的小手划过他的掌心,如一根羽毛搔在他心间,酥酥麻麻又痒痒的。

想到这是他媳妇儿,眼里带上得意。

那边,段老娘和夏老娘的战斗到了尾声。

最终还是夏老娘退了一步,答应给夏央带回二十六块钱来。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皖ICP备202300854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