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萸瞿椿草吴恒 椿草无心完结版在线阅读

椿草无心

更新时间:

小说主人公是舒萸瞿椿草吴恒的小说名字叫椿草无心,本书是佚名书写的现代言情类作品,全文主要说的是去山区支教时,班里一个浑身是伤的女孩找我哭诉。 说她父亲让她辍学去干农活,求我去她家劝劝。 「老师,求您,我想上学。」 我看她可怜,便亲自去她家家访。 可是刚到地方,我就被打晕关了起来。 女孩笑着对我说:「我爹说了,只要您给他做媳妇生儿子,就让我继续念书。 「您不是最希望我们女孩走出大山吗?所以一定愿意为我牺牲的,对吧?」 后来,我被她爸折磨致死,她却飞出大山去大城市里享受生活。 再睁眼,我又回到了在山区支教时。

《椿草无心》精彩内容

狭小的办公室里,我正在批改作业,忽然门口响起一个怯生生的声音。

「老师,我可以和您说些事吗?」

一回头,瞿椿草站在门前,眼里闪着怯懦的星光。

「不可以!」

我严词拒绝,转头继续批改作业。

「没看到我在忙吗?」

或许我的语气太过严厉,一旁的艾敏老师一惊。

「舒老师,学生找你肯定有事儿,说说就说说呗。」

说?

我心头冷笑。

说个屁!

上一世,我就是太心疼这个白眼狼,结果活生生搭进了自己的命。

那时,她也是这样,怯生生地来问我。

我温柔地招呼她坐下。

刚一坐下,她就开始嘤嘤地哭。

「舒老师,我爸爸不让我读书了。

「他说,女孩子读书没有用,还是给家里赚钱来得实用。

「舒老师,您可不可以到我家里,劝一劝我爸?我想上学……」

我一听,顿时火冒三丈。

女孩子也要读书,要自强自立。

这是我反复灌输给她们的观念。

虽然我即将结束任期回城,但我还是想尽自己的最后一份力。

于是,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跟她回了家。

但没想到,一到她家,我就被打晕。

再睁眼,我已被锁了起来。

狭窄昏暗的房间里,老瞿坐在炕上。

见我醒了,冲我亮出一排黄牙。

他叼着烟斗,开口就喊我「媳妇」。

「你瞎叫什么?搞错了吧,我是舒萸老师啊,快放我出去!」

话音刚落,一个清亮的声音就从另一个角落响起。

「舒老师,没搞错,我爹喊的就是您。」

瞿椿草的声音写满骄傲,完全没有之前找我时的胆怯。

「我爹说了,只要您给他做媳妇儿生儿子,就让我继续念书。

「舒老师,这是您教我的,女孩子读书才有前途。我上学本来就晚,别人十八岁都上大学了,我却只上到高一,我不想也不能再等了!

「舒老师,您不是最希望我们女孩走出大山吗?您一定愿意为我牺牲的,对吧?」

漫漫长夜,隔绝了地狱和人间。

自此,我生不如死的日子开始了。

由于怕我逃跑,老瞿把我双腿打断,将我囚禁在废弃的砖窑里,对我极尽侮辱。

他做梦都想生个儿子。

我声嘶力竭地吼叫,可是周遭的村民却早习以为常。

起初,我还寄希望于同事们能够发现我。

可是,瞿椿草却转达说我已经提前回城了。

他们只以为我懒得告别,丝毫没有察觉出异常。

我在人间的痕迹,被瞿家一点一点地抹去。

而我生而为人的尊严,也被一次一次地践踏。

那些知情的村民,也想体验体验征服「女大学生」的感觉,只要给钱,也能反复进出废弃砖窑。

老瞿挺开心,儿子得到了,还能挣钱,每天都很开心。

他只是每天抱着他的宝贝儿子,自顾自地晒太阳数钱,然后在我哭喊得太大声时拿开水烫我。

这一切,瞿椿草全部听得清清楚楚。

可她什么都没有做。

她只是迫切地收拾行李,头也不回地踩着我,进了县城上学。

我失去联系后,爸爸妈妈来山里找我,正好被放假回家的她撞见,她花言巧语几句,便把爸妈骗到了废砖窑。

等待我爸妈的,是一群男人毫不犹豫地棍棒相加。

老瞿以免费「征服」我 10 次为代价,号令他们活活打死了我爸妈!

我被锁住动弹不得,就那样看着我爸妈浑身是血地被抬走。

「不——!」

我哭出了血泪。

瞿椿草仍旧操着那副无辜的表情看着我。

「妈妈,我得上学,我得飞出这座该死的大山。

「所以,消息不能泄露。您会理解我的,对吧?」

说完,她昂首走了出去。

砖窑外,是笑嘻嘻地排队的男人们。

很快。

我就那样凄凄惨惨地死在了无人知晓的角落。

我的尸体,被老瞿和小瞿合力抬着,扔到荒山角落。

为豺狼虫蚁吞噬。

我的尸体旁,是我爸爸妈妈早已散落不全的尸骨——

再一睁眼,我已回到办公室。

我重生回到了黑暗来临前的一刻。

瞿椿草被我的声音吓住,但双腿还是狗皮膏药般,紧紧地粘着地板。

「老师,我想请您去我家里谈谈,就今晚。」

「不好意思,老师这段时间都没空。」

见我还是不同意,瞿椿草突然猛地一跪。

「老师!我爹说为了庆祝我考上一中,要请您吃饭,您就给个面子吧!」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皖ICP备202300854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