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妩钟毓秀 天才召唤师隐退后完结版在线阅读

天才召唤师隐退后

更新时间:

抖音热推小说《天才召唤师隐退后》由资深作者薯条鱼致力创作的一本玄幻作品。主角配角阿妩钟毓秀,以下是小说的简介:老头为小师妹炼制天阶丹药淬体,神魂受损。小师妹却偷走老头的救命丹药献给天宗长老,只为做外门弟子。「师姐,我是要飞升成仙的,为了成仙我可以舍弃任何东西!」我要去天宗清理门户那天。瞎子二师弟不瞎了,痴傻三师妹不傻了。他们摩拳擦掌,都说要为老头复仇:「师姐,偷偷告诉你,我当年屠尽宗门整整一千八百五十二人,血流成河都不曾怕过。」看着隐藏极深的师弟师妹,我欣慰地笑了:「巧了,当年让四方镇宗兽神俯首的召唤师正是在下。」

《天才召唤师隐退后》精彩内容

1

老头为小师妹炼制天阶丹药淬体,神魂受损。

小师妹却偷走老头的救命丹药献给天宗长老,只为做外门弟子。

「师姐,我是要飞升成仙的,为了成仙我可以舍弃任何东西!」

我要去天宗清理门户那天。

瞎子二师弟不瞎了,痴傻三师妹不傻了。

他们摩拳擦掌,都说要为老头复仇:

「师姐,偷偷告诉你,我当年屠尽宗门整整一千八百五十二人,血流成河都不曾怕过。」

看着隐藏极深的师弟师妹,我欣慰地笑了:

「巧了,当年让四方镇宗兽神俯首的召唤师正是在下。」

1

老头死了。

他曾经最疼爱的小师妹也不见了踪影。

威震四海超级无敌宗,是老头起的名字。

他说总有一天,我们会成为天下第一大宗。

自立宗门至今日,门内包括老头在不过五个人。

现在只剩三个了。

老头下葬那日,天宗的喜讯铺天盖地袭来。

天宗外门弟子钟毓秀,得镇宗神兽朱雀认可,一跃成为掌门亲传弟子,前途无可限量。

我那时正在后山挖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坑,将老头埋了进去。

二师弟眼睛蒙着黑布,拎着一壶酒踉踉跄跄地走过来。

差点一脚踏进老头坟里。

我接过他手里的女儿红,绕着坑撒了一圈。

老头最爱喝女儿红了。

三师妹抱着她天天在钻的几块木头,整整齐齐地插在了地上。

「……往生……」

嘴里还在嘀嘀咕咕地念叨着什么咒语。

老头的挚友,龙虎山的查道长来吊唁的时候说,「老夫认识天宗外门的一个长老。你们之前那个小师妹,是靠献宝入的外门。」

「宝贝据说是一枚天阶丹药。」

我拍了拍手上的泥土,扯了扯嘴角。

「果然是这样!」

钟毓秀是老头曾经最疼爱的徒弟。

她是老头从药田里面捡回来的。

捡回来的时候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丹田还有四五股灵气乱窜。

再没有人发现,她便要化作老头药田里的花肥了。

老头耗费大量灵气为她炼制了无数丹药,修复了她的手筋脚筋。

还将药田里为数不多的珍贵药草,悉数都投入了他的药鼎内。

师父第一次炼出了天阶丹药,生命精元。

可活死人肉白骨。

可是他低估了天阶丹药需要的灵气,也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

等我在房间发现躺在地上被生命精元榨干所有灵气、瞬间苍老了好几百年寿命的老头时,他已经有些喘得说不上话来。

他指着桌上的老鼎,两只小眼亮得吓人。

「生命精元!成了!」

我扑过去扶起他,拼命朝他的经脉中注入源源不断的灵气。

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灵气在老头的经脉游走一周,最后重新钻回我的丹田。

心猛地一揪,鼻头酸涩。

「老头!你疯啦!老的牙齿都要掉光了你还敢炼天阶丹药!」

「阿妩,人之生死,受之有命。」

老头咳嗽了一声,点点血迹染红了他嘴边的白胡子。

「但我既收了你师妹,自然应当尽力。」

「你师妹可是万里挑一的难得的异火携带者,假以时日,必能成为药王。」

「嗯,炼制老夫独家的长毛丸、大力丸再合适不过了!你们几个齐心协力,定能将我威震四海超级无敌宗发扬光大!灭哈哈哈哈哈哈!」

「想喝女儿红了。」

老头嘟嘟囔囔,翻了个身睡了过去。

如今他再也醒不过来了。

2

「小友,那你们今后有如何打算?要不要入我龙虎山,这样我也能替你师父照拂你们一二。」

「查道长好意,宣妩铭记于心。确实需要麻烦查道长照顾一下我这两位师弟师妹。」

二师弟乖乖地站在一侧,摸着自己眼睛上的黑布,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乖巧。

三师妹一把将缠在她脖子上的灵蛇揪了下来,指尖凝起火焰,就这样把那条蛇烧成了黑炭。

顺势就将那块黑炭往嘴里塞。

……

我指了指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道长见谅,他俩这儿不太行。道长能让他们吃饱穿暖,有个地方住下就好。」

「明老弟的爱徒,老夫自是应当尽一臂之力。」

「那小友你呢?」

「如今师父驾鹤西去,我作为宗门的大师姐,必须去清理门户。」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安顿好师弟师妹,我趁着天蒙蒙亮的时候出发了。

不擅长道别,我选择了直接离开。

龙虎山对他们来说算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可能是我偶然往老头的破锅里注入了灵力,它竟然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从之前的破旧不堪、满身铁锈的破铜烂铁,到如今的一樽晶莹剔透的四方小鼎。

我拍了拍它,「上路咯!你也想为那个傻老头讨回公道吧?」

那樽鼎发出「嗡嗡」的声音,似乎是在回应我,竟驮着我摇摇晃晃地飞了起来。

它带着我飞过山头,大雾蒙蒙间,我隐约地瞧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二师弟百里尘摘了常年不离身的黑布,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剑眉星目。

背上还多了一把木剑。

瞧着有点丑,大概是求着三师妹给他刻的。

三师妹边弦月背着一把白玉弓,红衣短装,一直披散的长发被高高地束起马尾。

再不复当初的痴傻。

二师弟宝贝地擦拭了一番他的木剑。

「师姐,你动作太慢啦。」

三师妹抬了抬下巴,「速回,烤蛇吃。」

我双手叉腰,又好气又好笑。

「那是天宗,真正的天下第一宗。」

二师弟咧嘴一笑,「师姐,我偷偷告诉你,我当年屠尽了宗门整整一千八百五十二人,血流成河都不曾怕过。」

看着隐藏极深的师弟师妹,我欣慰地笑了:「巧了,当年让四方镇宗兽神俯首的召唤师正是在下。」

三师妹勾了勾她的白玉弦,「啰唆,一条烂命就是干。」

威震四海超级无敌宗很穷。

整个宗门连一个飞行法器都凑不出来。

我正在发愁他俩该怎么去的时候,我身下的鼎抖了抖身子。

「师姐!师父的大铁锅成精了!」

三师妹好奇地蹲下去戳了戳鼎身,「活的。」

鼎身延展了很长,足以载上我们师兄妹三人。

有一道空灵的声音自我的心底传来。

「吾名,药王鼎。」

3

药王鼎虽速度不算很快,却平稳地载着我们向天宗飞去。

途中陆陆续续偶遇了各宗派派来贺喜的宗门弟子。

他们都是去参加天宗宗主的收徒大典的。

自很多年前陨落的那位天才召唤师之后,宗主余无涯再未曾收过徒。

所以此次破例,再次收亲传弟子,引得整个大陆都为之震动。

这个亲传弟子就是钟毓秀。

药王鼎在天宗宗门前停顿了一下。

而后如入无人之境,大摇大摆地闯了进去。

「喂!你们是何宗派的弟子!如此不知礼数!」

守门人慌乱地扶正了自己的帽子,「天宗之地不可御器飞行!」

我冷笑道,「我如今就御器飞行了,你能奈我何?」

一道钟声响起,苍茫浑厚,还带着振人心神的靡靡回音。

大典要开始了。

大殿正上方,有一架独角飞马为坐骑的奢华马车。

身旁还有两个化作人身的狮翼兽守护两侧。

钟毓秀红衣青丝,额间有一点火焰印记,手持利剑,端坐于马车内,镇定自若地接受着万人敬仰。

混沌钟声仍余音绕梁,我双指为哨,一声清亮的鸣叫破空而来。

原本安静乖巧立于天际的独角飞马状若癫狂,仰头嘶鸣了一声,挣脱了束缚。

横冲直撞地扑到了地上。

两个狮翼兽也维持不了人形,捂着耳朵痛苦地将真身显露出来。

车架没有了支撑,猛地歪倒一侧,从空中突然一头栽了下来。

钟毓秀尚未反应过来,尖叫连连,想御剑逃离。

却因修为不足以支撑御剑,从掉落的车架内狼狈地滚了出来。

精致的妆容沾满了尘埃,衣衫凌乱,再不复刚刚的神女模样。

旁边传来隐约的几声唏嘘。

「何人胆敢在我天宗大喜之日闹事?!」

天宗宗主余无涯不愧是大陆之上数一数二的强者,人未到声先至。

仅仅寥寥数语便引得修为不足之人体内灵气躁动,丹田不稳。

一声清脆的凤凰啼叫响彻天际,天宗宗主立于他的本命妖兽凤凰之上,翩然而至。

我端坐于药王鼎之上,漫不经心地瞧着底下热闹的场景。

似乎有人在窃窃私语,「我怎么瞧着这人有些眼熟?有些像……」

「是不是有些像那天宗百年前误入歧途,陨落的天才召唤师!」

「那才真正称得上是千万年来的第一天才啊!引得四方镇宗神兽的认可!」

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脸色变得铁青。

「孽徒!你竟还苟活于世!」

4

我敷衍地拱了拱手,「托您老人家的福!」

「你这是什么态度?还不快快给我滚下来!」

「听闻天宗新得了一位天才召唤师,还让您老人家破例收为亲传弟子,宣妩特来贺喜!但宗主您老人家也知道,宣妩一向睚眦必报。这近日啊,我威震四海超级无敌宗出了一个大大大孽徒,罔顾同门情谊、师父救命之恩,弑师夺宝、卖师求荣,实在辱没我们宗门名声。」

「恩师已故去,我这宗门大师姐代恩师清理门户,也是理所当然的,您说是吧?」

我用灵气随手夺了某个倒霉宗派弟子的剑,利落地刺向了地上狼狈的钟毓秀。

剑风荡起一阵涟漪,却贴着钟毓秀的脸极快地插入了地上,在她脸上留下了细小的伤痕。

没有人拦得住。

「钟毓秀!老头死了!是被你害死的!」

钟毓秀双眼赤红,握着剑起身,眼底是掩饰不住的恨意。

「哦。」

「师姐,这就是你毁了我拜师大典的缘由吗?他死了那又如何!我跟他说了,我会将门派发扬光大。」

「待我入了天宗,便会将宗派纳入进来,有天宗庇佑,宗门振兴指日可待!」

「师姐,我跟你们这几个只想浑浑噩噩过日子的米虫不一样。」

「我修的是太上无情道,我是要飞升成仙的,为了成仙我可以舍弃任何东西。」

她丝毫不知悔改。

也不知道老头在那地底下,看见他百般维护的小弟子是这副模样。

会不会气得吹胡子瞪眼,三天不喝女儿红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去地下,亲自给老头磕头谢罪!

我自药王鼎上站起身跳了下去,二师弟和三师妹一左一右地护着我。

二师弟拔出那把木剑,往里注入灵气。

剑气如虹,荡开了一大片的人。

三师妹拨动着手里的白玉弦,弦声绊住了许多召唤兽。

连余无涯契约的凤凰都受了影响,行动有些迟缓起来。

「孽障!你找死!」

余无涯拔剑向我袭来,我动作灵活地避开,直取钟毓秀面门。

我可不是来跟余无涯切磋武艺的。

我是来清理门户的。

凤凰长鸣一声,翅膀一扫,三师妹被横扫在地,吐出一大口血。

它俯冲向我,欲在我眼皮子底下将钟毓秀叼走。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端看谁更豁得出去了!

我顶着它满身的火焰,就算是死,我也一定要手撕了宗门叛徒!

灵气凝于我指尖,直指钟毓秀的脑袋。

她修为不够,甚至在我的威压之下连一秒都抵挡不了。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的灵气即将将她碾碎。

千钧一发之际,她额间的那抹火焰印记发出耀眼夺目的光。

是火,入目皆是一片红。

被召唤师召唤出来的召唤兽们都瑟瑟发抖,实力微弱者早已匍匐在了地上,以鸟系召唤兽受的影响最为剧烈。

连刚刚还趾高气扬的凤凰,都低下了它高贵的头颅。

兽神出,万兽俯首。

这是鸟系兽神朱雀的印记,凝聚了它一道神魂的力量。

半壁天空被一尊巨大的兽影所占据了。

它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目之所及,无人敢抬头。

连余无涯都收回了剑,拱了拱手。

「朱雀兽神。」

灵气在钟毓秀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伤痕,殷红的鲜血刺眼得很。

她跪倒在地,「兽神!求兽神大人怜悯!此人恶劣至极,三番五次欲置我于死地,还望兽神大人出手,助我一臂之力!」

她的头砸在地上,砸得一下比一下重。

嗯,磕得不错。

便容许她这样给老头磕上一百个再去死吧。

我思忖了一番,越想越觉得自己太善良了。

朱雀连半个眼角都没给她,直直地盯着我。

「是你。」

我抹了抹嘴角的血丝,朝它扬眉一笑。

「朱雀,不过百年不见,你的眼光是否退化了许多?连这种水平的召唤师你也要?」

5

朱雀似是叹了一口气,「吾并未选择她为吾的召唤师。吾只是在她身上嗅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允了她一道印记留以保命。」

「吾所属意之人,一直是你,天选者。」

「若是你要杀她,吾自不会阻拦半分。」

「吾还是那句话。」

朱雀的语气中隐隐含着一丝希冀,「你若是回心转意,吾可立马与你结契,生死同命。」[1]

查看全文

《天才召唤师隐退后》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皖ICP备202300854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