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宵 我在武侠世界里长生不死完结版在线阅读

我在武侠世界里长生不死

更新时间:

抖音热推小说《我在武侠世界里长生不死》是知名西伯利亚小火鸡致力创作的一本仙侠文,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宵,小说写的很精彩,人物的语言、对话描写的很详细,穿越武侠世界,乱世将至。身体羸弱的叶宵吃饭都要喘口气,本以为命不久矣,对世事漠不关心。然而这世亲人疼他爱他,得以真正点燃沟通异界的无相灯。借助两界之灯,交换两界物资,获得修行机缘。治好病体,练法修行,至此崛起于微末,踏上漫漫长生路。古往今来,唯我证长生!

《我在武侠世界里长生不死》精彩内容

二月二十五,清晨。

阳谷县,北十里老君观。

观主带着几个徒弟已做完早课,吃过早膳。

开始为今天的庙会忙碌的时候。

后进左厢房旁一个独门小木屋中。

叶宵才睁开眼,一脸倦容的从床上坐起。

看了眼照在窗户上的冬日阳光。

再扫了眼房间,一脸愕然和疑惑。

这是一间三米多宽,四米多长的木屋。

墙壁和地板都是刷了桐油的厚实木板,油光水亮,一看就知道造价不菲。

床前是一张枣红色的八仙桌,他也看不出是用的什么木料,只是感觉不会便宜的样子。

桌上摆着一个红铜茶壶,一套青瓷茶杯。

还有一盏燃着灯火的油灯。

油灯全身紫铜,巴掌大小,造型古朴,全身泛着比桌面还亮的油水,打眼就知道主人时时擦拭,已经被盘出了浆。

叶宵心疼费油费钱,连忙倾身吹灭案桌上的灯火。

也不急着起床,只是瞅着腾起的烟雾,呆呆***。

他也叫叶宵,今年十八岁,是县城丝绸铺叶家长房长孙,老君观观主入门弟子,道号青风的授箓小道士。

只因早产体弱,从小多病。

大夫说活不过十八岁。

爷爷得了佛门高僧指点,七岁时就把他送进寺庙学佛读经,修心养生。

言道度过十八岁,便可保一生无虞。

还花二百两雪花银,从高僧处请了眼前这盏佛前紫铜古灯。

只要每晚点燃,于灯火前诵经祈佛,便可祛除邪魅,温养心神,活到十八岁无忧。

事实证明,大夫是对的,高僧也是对的。

昨天晚上,他——原身挂了!

活到了十八岁,但没活过十八岁。

现在的他,也叫叶宵,是个外卖员,连续一个月,每天送十六个小时的外卖,昨晚回到出租屋。

再醒来时,就穿越到这个世界,这个房间,这个身体上。

至于为什么原身在老君观。

还是因为多年前先帝驾崩,道君皇帝继位。

道君皇帝崇尚三清太上。

抑佛扬道,关闭寺庙,遣散僧侣。拓建道观,广封道官。

才念了一年佛的叶宵,便被赶出佛门回了家。

好在年幼,还未受戒。

母亲又托人把他送来香火渐盛的老君观。

做了观主的入门弟子。

照例每晚点灯点的天明,睡前诵经,不过是从佛经换成了道经。

因为身体虚弱,师父许他不用早起参加早课,也不用做观中杂事。

这些可不是每年十两银子的香火钱,就可以换来的。

回顾一番原身的短短一生后,他抬手握拳,对着空气击打了几下后,先是喘了两口气,接着又叹了口气,好虚啊!

气血虚,精神虚,也许因为穿越过来的灵魂,临时给身体充了点电的缘故,才让这个身体又活了过来。

但是受到身体的拖累,加上自己的灵魂,或者说精神,因为长期工作,缺少休息的缘故,同样不给力。

叶宵有种虽然活过来,但是活不了多久的感觉,也许三个月,也许三天!

赖在床上也不是个事,他掀开羊皮被褥,穿衣下床,习惯性的把紫铜油灯揣进袖子里——高僧曾言,古灯须随身携带,通宵点灯,时时擦拭,心诚所致,金石为开。

二百两雪花银请来的佛前古灯,也有其特别之处,揣在身上日常劳作,也不用担心灯油洒出弄脏衣裳。

然后按照脑海中的记忆,寻到道观厨房。

宽敞的厨房里,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人带着几个临时雇来的村妇,坐在矮凳上择菜,为香客准备中午的斋饭。

中年妇人正是观主的夫人,他的师娘,王氏。

王氏听到门口脚步声,抬头见是叶宵,诧异问道:“宵儿,时辰还早,怎不多睡一会!”

说着起身在围裙上擦了把手。

从箩筐中拿了两个鸡蛋,打在碗中用筷子搅开了,冲进灶上焖着的开水,又放了两块红糖搅散后,方才端给叶宵。

叶宵端过碗,在村妇们羡慕的目光中,小口小口喝完。

又是喘了两口气,方才照着记忆回了师娘的话。

“谢谢舅妈,昨晚睡的早,今天又是庙会,忽然想看看热闹。”

没错,观主既是叶宵的师父,也是他娘的同胞弟弟,他的亲舅舅。

当年老君观只有两间破房子,叶宵外公带着他舅舅还有他娘,一家三口守着一座破观,饱一顿饥一顿。

等到娶了王氏日子更加窘迫。

要不是叶宵爷爷做主,两家结了亲,又时常接济,老君观的穷道士能不能熬到道君皇帝继位,迎来咸鱼翻身,很是难说。

更别说养活王氏生下的两个小道士一个小道姑了。

因此两家关系极好。

“多出来走动走动也是好的,这些零钱你拿去买点好吃的。”

王氏接过叶宵放下的空碗,递给他两块肉饼,又塞了一把铜钱,方才坐下继续忙碌。

叶宵刚喝完鸡蛋花,胃暖暖的。

此时又一手拿钱,一手拿饼,心头一热。

虽说记忆中王氏向来把他当亲儿子看,但是今天亲身经历一次,感受又是不同。

他躬身向王氏行了一礼,把钱放进袖口兜里,嘴里嚼着肉饼,顺着铺着青石板的道路,来到前方大殿广场。

虽说尚在辰时,广场上已来了不少人。

摆摊小贩更是早早占了位置。

有支着板车卖香烛的,有支着锅点着火卖热腾腾豆浆豆腐脑的,还有卖炊饼的。

卖饴糖的,摆摊算命写书信的,

今天来庙会玩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兜里多多少少都带了钱。

有钱人带着银子,普通人带着铜钱。

叶宵细细吃了饼,趁喘气的功夫,坐在石阶上,把袖子里的铜钱拿出来一个个数了,足足一百二十二文!

要知道在阳谷县,普通人做一天工,也就30文钱工钱。

待喘匀了气,他捏了两文钱在手,把其它的又仔细放回袖兜,起身晃荡到豆腐脑摊前。

看着冒着热气,雪白如玉的豆腐脑,叶宵问道:“老板,你这豆腐脑是咸的还是甜的?”

摊主是个中年男人,闻言一愣,随后笑道:

“小道长莫要拿俺打趣,豆腐脑一向都是咸的,甜的怎生下口?”

“咸的就好,那就给我来碗豆浆。豆腐脑劳烦老板多走两步,给我师妹送去。”

叶宵说着,将两枚铜钱排在木桌上,又指了指大殿左面台阶上,一个支着摊子,售卖观中香烛的小道姑。

小道姑十二三岁,扎着道髻,穿着宽大的灰色道袍,面容清秀,小脸肉嘟嘟的。

坐在摊位前,有一下没一下点着头,打着瞌睡。

正是他的表妹,观主的小女儿,观里上下最受宠的小丫头。

摊主笑着应了。

这边叶宵小口喝着豆浆,顺着嗓子。

那边小道姑茫然接过豆腐脑,顺着摊主手指,瞧见叶宵,高兴的朝他使劲挥了挥手,便拿起木勺享用起豆腐脑来。

叶宵喝完豆浆,进了大殿。

师父师兄弟们此时都忙着接待香客。

“老君在上,保佑我家儿媳今年生个大胖小子。”

“老君在上,保佑母上身体安康,子女平平安安。”

“......”

香客们有的点着两文钱一支的地摊香,有的点着十文钱一支的观中香。

在案前插香叩头,对着高高在上的老君像,说着大同小异的祈福。

“活着真好!”

叶宵靠着殿中大柱,看着眼前溢着鲜活气息的香客们,心中生出无比的羡慕。

可惜自己时日无多,也许该回家看看这一世的父母,不知道哪天又无了。

也许因为这具身体临终前对父母的思念,他突然生出了回家看看的念头,念头生出后,便如雨后的野草,无可抑制的生长起来。

观主舅舅又笑着接待了一个捐了三十两香火钱的香客,见他没空。

叶宵迫切的去后厨和王氏说了声,出门时袖中又多了两枚煮鸡蛋。

待他花了一文钱,搭着骡车,回到县城,回到记忆中叶家的丝绸铺时,已然日上三竿。

“宵儿,你怎么回来了?”

铺子里,一个三十多岁,面容姣好的美妇瞅见叶宵,当即丢下面前客人,三步化作两步,急匆匆一把拉住他的手,复又朝着后院喊道,

“当家的,宵儿回来了!”

叶宵看着这一世的母亲,随后又见着闻声而来的父亲,原身和父母相处的画面缓缓从心头流过。

自记事起,父母便带着他四处寻医,日夜熬药。

送到佛门道观后,隔了四五日便带着吃食衣裳看他,生怕他受了委屈。

......

娘三对视许久之后,他急切的心头忽的一松

脑中轰的一声,好似有什么执念消散而去,冥冥中,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和原身的灵魂渐渐融为一体。

眼前的父母是原身的父母,也是自己的父母。

观主舅舅,师娘舅妈,表妹表哥,观中师兄弟们......袖中的铜钱,和煮鸡蛋,原先感觉和他们隔着一层雾,现在太阳高升,迷雾散去。

他们都是真情实意对待自己,承了原身的身体,担上他的果,这些人都是自己这一世的亲人朋友!

这一刻,叶宵念头通达,两个灵魂融为一体,虚弱的精神蓦然壮大了起来。

袖中古灯也似感应到什么,仿佛被点燃,忽的热了起来!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巡林日常:开局签到大熊猫

    1巡林日常:开局签到大熊猫

    言安| 都市

    你出去打听打听,谁不知道...大巴山我罩的,大熊猫我小弟!!...

  • 2 童婳时薄言

    2童婳时薄言

    言安| 现情

    童婳从十八岁开始跟着时薄言,她自信满满,总以为自己在他心里是...

  • 3 玄幻:无敌从被雷劈开始

    3玄幻:无敌从被雷劈开始

    言安| 玄幻

    一代天骄秦南,天才之名在觉醒武魂之日一落千丈,只因他天赋极差...

  • 4 沈清芜徐齐瑞

    4沈清芜徐齐瑞

    言安| 现情

    徐齐瑞火灾救人的视频冲上了热搜第一。因他和被救的女生沈方梨相...

  • 5 伍雪妍蒋云慕

    5伍雪妍蒋云慕

    言安| 古言

    及笄那年,写满她少女心事的本子被人找出公之于众。那个向来温润...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皖ICP备2023008549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