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莲白衍之 纸腹为婚完结版在线阅读

纸腹为婚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任莲白衍之的小说叫《纸腹为婚》,本小说的作者是专心搞钱的哈哈怪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做了场x梦,醒来以后我发现我居然怀孕了?!

《纸腹为婚》精彩内容

我怀孕了,孩子父亲是个纸人。

看着验孕棒上的那两条横杠,我脑海中骤然浮现出两个月前做得那场春梦。

虽说是梦,但那场梦给我的感觉很真实。

尤其是春梦里的男主角,手覆上他的脸,那触感,仿佛压在我身上的,真是一个纸人。

那个纸人并不像我老家铺子内放的那些,长得怪阴森吓人的。那个纸人长得很俊,五官精致,深邃的眼眸犹如寒潭,看得我是一脸痴。

可一想到肚子里多了个小生命,我就忍不住打了个颤栗。

做个春梦还能怀孕,也是可真够罕见的。

偏偏这么罕见的事,还发生在我身上了。

烦躁地把验孕棒随手扔在了床上,我脱鞋坐在了地毯上,想着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该怎么办?

我一连男人手都没牵过的黄花大闺女,居然怀孕了?

这事要是传出去,保准村子那些老太太们会指着我,说一句生活不检点。

想了一会,我起身拿起床上那个验孕棒,盯着看了会就扔进了垃圾桶里。

我肯定没怀孕,一定是这验孕棒过期了。

收拾了一番我打车去了医院,但医院给我的报告单上确确实实说我是怀孕了。

不信的我又问了医生好几遍,医生说没检查错。

将手中的报告单揉成一团,随手塞到了兜里,失魂落魄地从医院回去了。

刚打算下车,我爸就给我来了电话,说店里来了个大老板,让我回去。

挂断电话后,我又给出租车司机转了一笔钱过去,让他送我去朝南路的纸活店。

我家世世代代都是做纸活的。

纸活嘛,说白了就是赚死人钱的、八字不硬,还学不了扎纸这门手艺。

我们任家这辈,就我一个八字硬的。

但之前啊,我爸并不打算教我扎纸,说我是女孩子,传出去以后不好找对象。

可盼了几年,我爸一直没盼出个儿子出来,也不想断了这门手艺,就教给我了。

从此,我就跟着我爸学扎纸。

学会以后,我爸就让我顶替了他,在店内接单赚钱。

刚下车,我爸挺着个啤酒肚,一颠一颠地跑到了我面前,嘱咐道:“莲莲,我给你讲啊,来的这位大老板要的东西可多了,一会儿你得问仔细了,别马虎啊!”

我点了点头,跟着我爸推门进去后,一位裹得很严实的男人站在旁边看着店里摆的那些样品纸马。

“先生?”我唤了他一声,见他转过身来,继续说:“你是想要……”

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男人打断了:“轿子能扎吗?古代成亲时用的花轿。”

他声音低沉,又带有丝丝威严,听得我神经紧紧一绷,点头道:“能扎。”

话音刚落,眼前的男人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递到我跟前,“照着这张照片扎,后天,我会让人上门取货。”

接过他递来的照片,我刚看一眼,那人又接着道:“定金是十万,等拿到货后,我会把剩下的二十万给你。”

三十万!

听到这个数目后,我抬头,瞪圆了眼睛去看他,不敢置信地问:“先生,您……您刚才说多少钱?”

男人没有回答我的话,弯腰将脚边的袋子捡起来后,放在柜台上,“这里面有十万,你如果不信,自己数数。”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店,只留我和我爸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忽然间想到了上午发生的事,我打算开口和我爸说:“爸,我怀……”

刚说完几个字,就听我爸激动地拎着柜台上的袋子道:“还真是十万啊,一分都不少。”

他转身,朝我招手道:“莲莲,你快过来看看。”

走到柜台前,我朝袋子内望了一眼。

袋子内放着的一沓又一沓的冥币,‘天地银行’四个字教我僵硬地抬起头,指着里面的冥币道:“爸,这里面是冥币。”

我爸听了我的话,以看傻子的眼光看着我,“你眼花了吧?里面放的分明是红色大钞,还冥币。”

见我爸不信,我从里面掏出一沓,放在我爸眼前,指着上面那一行字,念道:“中……”

嘴里刚蹦出一个字,见上面写得和我之前看见的不同,纳闷地皱起了眉毛。

分明上面写得是天地银行呢,怎么拿出来就变了字呢?

我爸瞄了我一眼,催促道:“行了行了,你赶紧去后院照着那张照片扎货吧,后天人就来上门取货了。”

垂眼看了看手中的照片,见上面有的东西不少,我连忙回房换了衣裳,去后院扎纸活了。

怀孕的事,还是等忙完了手中的活再给我爸说吧。

正好,后天我妈就旅游回来了。

将东西都备好后,我拿起照片仔细地看了看。

这张照片,是一张古代娶妻的。

马拉着花轿,花轿后边跟着两列吹锣打鼓的人。

拉花轿的马是这里面最好扎的,最难的,则是这照片上的花轿。

花轿上的花纹复杂,样子繁琐,就跟电视剧里皇帝娶妻的那凤銮似的。

纸人纸马扎好后,天就黑下来了。

我怕到后天扎不完这些货,晚上也就没吃饭,一直坐在后院内搭花轿的架子。

也不知道是几点了,眼皮撑不住了,开始打架,意识也渐渐迷糊起来。

再次睁眼的时候,我感觉身上压着一坨重物,压得我喘不上气。

“任莲,花轿扎得怎么样了?”耳边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

这声音,和白日里的那个男人一样!

瞳孔骤然一缩,我张开嘴说话,却发现自己只会支支吾吾的,一个完整的字眼都说不出。

那重物轻笑了声,“不用着急,那花轿,是扎给你自己的,扎得不好,倒是可别怪我。”

扎给我自己的?

正当我想这句话的时候,某处难以启齿的痛意让我额前冒出了汗。

冰凉的手指触及到肌肤时,我起了鸡皮疙瘩。

身上的重物也渐渐清晰起来。

眼前是一个人。

不,是一个纸人,眼眸深邃,眉细如柳。

这!这纸人不是我两个月前春梦的那个男主角吗?!

纸人见我一直盯着他看,指腹在我肚皮上摩挲着,随后拉着长音道:“怀了我的孩子,你这辈子是跑不掉的了。”

额前的汗如豆粒般大,顺着脸颊落在枕头上,打湿了发丝……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祁黯虞九

    1祁黯虞九

    言安| 灵异

    十八年前,村子里的人为了钱拆了雕刻巨蛇的画楼牌坊,烧掉了下面...

  • 2 祁黯虞九大结局

    2祁黯虞九大结局

    言安| 灵异

    十八年前,村子里的人为了钱拆了雕刻巨蛇的画楼牌坊,烧掉了下面...

  • 3 农女种田把家当

    3农女种田把家当

    言安| 穿越

    乔玉穿越到了古代,原主为了考取科举一直努力读书,还想出了女扮...

  • 4 农女衰神附体了

    4农女衰神附体了

    言安| 穿越

    元芬芬这一生孤苦无依,在很小的时候她就被孤儿院收留,重病缠身...

  • 5 七爷的小祖宗又撒野了

    5七爷的小祖宗又撒野了

    言安| 现情

    八年前,宗政煜从血流成河的慕家救下了年幼的慕语安,他将她带回...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桂ICP备120008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