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蕙兰唐俊 別离是再见时你仍少年完结版在线阅读

別离是再见时你仍少年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胡蕙兰唐俊的小说叫《別离是再见时你仍少年》,本小说的作者是木子唐最新写的一本现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胡蕙兰出身于民国时期一个没落的商贾之家,在她之前已经夭折了两个姐姐,因为是女孩的关系,她的到来让家人愁容满面。几年后,弟弟出生,除了母亲护着她之外,没有任何一人把她当回事!在母亲的强烈要求下,蕙兰进了私塾,开始读书识字。1949年,父母离异,十四岁的少女参加了镇上的扫盲班,她在那里认识了那个笑起来如阳光般美好的少年……

《別离是再见时你仍少年》精彩内容

民国24年(1935)农历3月初5凌晨的丰谷镇,天刚灰蒙蒙的亮,一声婴孩儿的啼哭打破了这条街的宁静。

“生了,终于生了,是个女娃。”接生婆匆忙跑出屋子对着院里焦灼等待的中年男人和老妇人说道。

“什么!女娃?”男人和老妇人几乎同时震惊又略带厌恶的吼出声。

老妇人指着男人的鼻子破口大骂:“加上前面夭折的两个,这一胎又是个赔钱货。你这背时媳妇儿是要绝我胡家香火呀!”

骂完一*坐在椅子上捶胸顿足道:“不生个带把的,你们让我以后怎么有脸去见胡家的祖宗!他爹啊,我对不起你呀……”

男人狠狠地抽了几口手里廉价的水丝烟,径直走进了屋内。看着躺在床上抹着眼泪的妇女不耐烦地说道:“哭啥哭,肚子不争气哭有用吗?我们胡家香火不能断在你这里,养好身体接着生!”

说完皱着眉头嫌弃地看了一眼女婴,背着手重重地叹出一口气便转身离开了。

接生婆轻轻地拍了拍妇女的手安慰道:“妹子,莫哭了。大姐是过来人,老太太也是希望你们胡家后继有人,咱们做人家儿媳妇的就应该给夫家传宗接代,不然就是不孝呀。”

……

老妇人叫何香华,儿子叫胡兴国,儿媳叫梁莲妹。

这是一个没落的商贩家庭。

祖上做鞋起家,当时也算是这个镇上有名的大户人家。可是从胡兴国的爷爷开始好赌成性败光了家产,从原本自家的5间鞋铺和半条街的房产,到胡兴国这一辈就只剩西街这一座带院子的小青瓦房了。

胡老爷子走得早,何香华一手带大了两个儿子。老大胡兴国继承祖业继续租铺卖鞋,老二胡兴邦遗传了他爷爷的陋习常年游手好闲到处赌博。没赌本了就骗何香华说自己在外地做生意本钱不够,让大哥帮忙做担保借钱,还不上了就跑到乡下躲起来。

那年头做保人是要担责还债的,所以胡兴国的鞋铺几乎都是入不敷出。可即使是这样,老二依旧屡教不改,甚至变本加厉。何香华一怒之下把胡兴邦赶出了家门,让他自生自灭。

没过两年,据说胡兴邦在乡下烤火取暖,不清楚什么原因被活活烧死了。何香华哭得肝肠寸断,自责自己断了老胡家的一半香火。所以她把传宗接代这件事看得比命都重要。

6年后。

“你这死丫头,为什么要抢弟弟的糖?”何老太用手狠狠地拍在了小女娃的身上,小女娃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梁莲妹匆忙跑进屋,一把将女娃护在身后:“娘,蕙兰还小,她还不懂事,有什么话好好说。”

蕙兰带着哭腔说道:“我没抢……是弟弟掉在地上了,我捡起来拿给他。”

“还说没抢!我亲眼看到你抓弟弟的手拿糖,伸手打人缩手不认?”何老太瞪大了眼睛指着梁莲妹身后的蕙兰怒斥道。

一旁戴着拼色小瓜皮帽,身穿绣着老虎的红色褂子,脖子上挂着“长寿”字样小银锁的三岁男娃或许被何老太的怒吼吓到也跟着大哭了起来。

何老太一个箭步上前抱起了男娃,轻轻用手拍着孩子的后背,柔声地哄道:“邦耀乖,邦耀不哭,这糖我们不要了,奶奶再给你买更好吃的。”边说边抱着男娃向屋外走去。

随着何老太远去的背影,梁莲妹转过身打算*一下还在抽泣的蕙兰。不经意间看到她手上沾了些许泥土的糖果。

梁莲妹轻轻地叹出了一口气,蹲下身搂住了蕙兰:“蕙兰乖,娘知道你没做错事,是奶奶看花眼了。不哭了,娘给你做好吃的。”

傍晚。

胡兴国一推开门就迫不及待地大声唤道:“邦耀,邦耀。”

“哎哟邦耀,快看看谁回来了。”何老太把自己满是褶皱的脸宠溺地贴在邦耀稚嫩的脸蛋上,指着走过来的胡兴国说道。

胡兴国一把从何老太的手上接过了邦耀:“快让爹抱抱,今天邦耀乖不乖呀?”

……

梁莲妹刚走到灶屋门口,就瞧见了蕙兰站在角落里,满眼羡慕地望着胡兴国却不敢走上前的胆怯。蕙兰落寞幼小的身影让她霎时眼眶湿润了起来。

梁莲妹背过身偷偷地用手抹了一把眼泪,然后装着若无其事地冲着院子里喊道:“准备吃饭啦!”

夜里躺在床上,梁莲妹用手肘捅了捅身旁的胡兴国:“胡老大,给你商量个事。”

“嗯,说。”胡兴国睡得迷迷糊糊地应道。

“蕙兰今年已经6岁了,我想送她去文昌宫的私塾念书。”

胡兴国突然一下清醒,猛地转过身来:“一个姑娘家读啥书,书读再多最后不还得嫁人吗?女子无才便是德,难道还指望她能救国救民?”

梁莲妹努力压低声音不让自己的满腹委屈和怒火表露出来:“我虽然是个妇道人家,但是你以为现在还是让我们女人裹小脚的无知年代吗?姑娘家读书怎么就不行了?自打蕙兰出生,你娘和你是怎么对她的?她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身上还流着你们老胡家的血。我不指望你们胡家以后对她能有多好,眼下供她读书这个事也算是对她的一种补偿,你就说答不答应吧!”

说完这番话,梁莲妹眼神异常坚定的狠盯着胡兴国。

看着平日里不多言多语的媳妇儿,今晚突然为了蕙兰的事把自己怼得哑口无言。胡兴国自知理亏:“那……那明天我和娘商量一下。”

“如果蕙兰这书读不了,你们别指望我在家带邦耀。我自己出去给闺女赚学费!”梁莲妹说完这句话直接背对着胡兴国躺了下去。

胡兴国深知梁莲妹的脾气一旦上来倔强的不行,之前的睡意全然没有了,脑子里不断盘算着明天如何说服何老太。

对于蕙兰读书的事,不出意料何老太是极力反对,而梁莲妹在这件事上也坚决不妥协,一时间家里的气氛犹如掉进了冰窟。

好在最后胡兴国提议先让蕙兰念几年书,等到了邦耀上学的年纪,就让蕙兰退学,毕竟家里的条件也只能供得起一个娃念书。

这才换来了家里的太平。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桂ICP备120008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