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昀苏姝锦 毒妻驾到:侯爷何弃疗完结版在线阅读

毒妻驾到:侯爷何弃疗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卫昀苏姝锦的小说叫《毒妻驾到:侯爷何弃疗》,本小说的作者是则悟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上一世萧婧错把豺狼当良人,害得淮安王府满门抄斩,自己惨遭毒死的下场。再睁眼她却成为苏府不受宠的三小姐,萧婧决定这辈子要快意恩仇,手刃仇敌。本以为复仇之路是踽踽独行,只是那言笑晏晏的小侯爷能否离她远一点......苏姝锦:小侯爷,有病得治,何弃疗?卫昀:我有病,你有药,我们乃天作之合,甚好!

《毒妻驾到:侯爷何弃疗》精彩内容

京城的冬日素来是寒风刺骨,今年竟是格外的冷,街道上鲜有行人走动,屋檐下结着冰凌,但此刻萧婧的心却是比这外面呼啸的冷风更为寒冷。

她呆滞的蜷缩着身子在屋中一隅,听着府中传来的喧嚣与祝贺声络绎不绝,与她现今处境相比,简直可悲至极。

今日于顾府来说确实是个天大的喜事,她的夫君顾应初因立了大功,当今陛下龙颜大悦,特赏赐其连升三级从一个八品状元郎升为五品侍郎。

此等殊荣,自然是阖府欢庆。故而今日顾府宾客盈门。

只是这份殊荣却是萧婧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的,这份荣耀是她的好夫君出卖她的娘家淮安王府全府性命换来的。

萧婧阖上双目,心中悔恨交加,这一切都是她自作孽。

她兀自悔恨着,房门却在此时被人从外推开,“吱呀”一声在这寒风凛凛中,格外的渗人。萧婧睁眼,便瞧见一双烟缎攒珠绣鞋,她心中兀的一咯噔,这鞋她并不陌生。她萧婧这辈子最好的姐妹,凌薇,最是爱这镶嵌珍珠的物什,平生最爱珍珠。

她还未抬头,便听见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娇俏可人,“阿婧,你瞧瞧你,怎的如此狼狈,你这模样哪有一分当初盛气凌人的福嘉郡主气势。今儿可是你的夫君大喜之日,你却躲在这儿......”

话语一顿,她似是想起什么,故作讶然捂嘴,叹息道:“我险些忘了,你如今也不是什么福嘉郡主了。你不过是个叛国贼子之女,啧啧,你是没瞧见,淮安王府上下一百一十条人命,皆无幸免。外面可是议论的沸沸扬扬呢。”

说着她故意逼近萧婧,迫不及待想看到她痛心疾首的模样。

萧婧猛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那张明艳动人的脸蛋她并不陌生,曾经的姐妹情深仿佛只是笑话。饶是她蠢笨也猜得出凌薇和顾应初是一伙的,他们俩早就狼狈为奸!

“凌薇!你说什么,淮安王府......我父王我哥哥他们都死了?怎么可能,不可能,淮安王府世代效忠朝廷,从未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更不会通敌叛国!”萧婧忍不住提高了音量,眼泪夺眶而出。

她父亲为人忠良,在朝一直保持中立。不曾得罪那些重臣,也不会树大招风只想着在乱世中保全王府。而她哥哥萧墨更是钟情山水,他们淮安王府对朝廷应当是毫无威胁可言,世代忠良之府却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萧婧近乎崩溃,心中更是痛恨不已。

凌薇轻蔑一笑,“世代忠良又如何,不过也是落得如此惨淡收场。而你看,阿婧,你父兄皆在黄泉等你下去团聚。你也不愿苟活于世对罢,那这样......”她笑颜如花,明明是有张纯良无害的脸蛋,吐出的话若毒蛇般狠毒,“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情分上,我这就亲自送你上路罢。”

萧婧这几日连接遭受重击,闻言身形不稳,跌倒外地,她倒是不怕死。但淮安王府清白蒙受了冤屈,她怕下黄泉无法向萧家列祖列宗交代!更无法面对父兄。

她便是死再不能死在顾府!她要想办法出去为淮安王府申冤!

想定主意,萧婧便拼尽全力颤颤巍巍的爬起身,用力推开身前的女子,想着夺门而出。却意外的撞到一堵肉墙上,“你想逃去哪儿?你以为你还能逃的掉?”

凌薇得意忘形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有人用力遏制住萧婧的手臂,她动弹不得。而那人冷漠的开口:“萧婧,事已至此,你以为你还能有翻盘之日?淮安王府叛国一事,陛下已然有了定夺,你不用妄想去推翻申冤。”

萧婧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可又是他害得她家破人亡,“顾应初,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小人!枉父王当初提拔你,你就是这样回报淮安王府的!”

萧婧忍不住破口大骂,是她痴心错付,错把豺狼当良人。当年她是高高在上,金枝玉叶的福嘉郡主。多少王孙公子求娶,她皆看不入眼。偏生是在一次宴会上看中这个初入朝堂的新科状元郎,被他的文采翩翩温雅气度所惊,从此一见倾心。为了嫁给他,她险些与父亲决裂,历尽千辛万苦,这才得偿所愿嫁入顾府。

可如今得来的是什么,夫妻三载情意那些举案齐眉皆是笑话一场。更害得淮安王府惨遭屠府。

“任你怎么说,现如今你不过是我顾应初的阶下囚,而我也应当感谢你,”顾应初看着她,眼中一片讥讽,“若不是因为你,我怎能进入淮安王的书房呢,又怎能放入那伪造的军机文件?”

“顾郎,你还与她啰嗦什么,”凌薇不耐烦的睨了顾应初一眼,“你莫不是舍不得她死吧。”

顾应初没有吭声,凌薇便挥了挥手,门外就冲进来两个身形粗壮的婆子。而其中一人拿捏着萧婧的肩膀,顾应初松了手,而另一个婆子就顺势捏着萧婧的下巴,迫使她张开嘴。

而最令萧婧不可置信的是她的贴身丫鬟采菱端着一碗乌黑的汤汁走了进来,凌薇勾了勾唇角,“阿婧,我来送你上路。”

“你怎敢!我若是死了,你该当何罪!”

“福嘉郡主得知淮安王府上下皆亡,深知愧对天下百姓,无颜苟活于世,故而羞愧自裁。”顾应初字字珠玑,并无半分迟疑,似乎这个话早就想好了怎么说,一切都是这般理所应当。

瞧瞧她这个良人竟然将她死的缘由都想好了,真真是极好的。她之前怎么没发现他的真面目,可如今已经是太迟了。

“你看看顾郎还给你留了几分面子,你自裁传出去还能落个忠烈名节。”凌薇说着,顺势接过汤碗,毫不留情灌入萧婧嘴里。

眼见一碗见底,她这才满意的笑了开来,婆子也松开手,萧婧趴在地上,想要出口呼救。但这毒酒毒性太强,她张不开嘴,肚腹犹如有万千虫子啃食着血肉,疼的她额头直冒冷汗。

“好了顾郎,她也活不成了,你先行一步罢,那些同僚还在等你呢为你祝贺。今天可是你的大好日子。”

顾应初颔首,步伐稳健的离开了屋子。凌薇回头瞧见萧婧痛苦低吟的模样,笑的癫狂,“你终于要死了,这顾夫人的位置便就给我当罢,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顾郎的。”语毕,她便带着婆子出了门。

萧婧的神思游移,她知道她已是大限,毒入肺腑,呼吸都困难眼前也是一片模糊。采菱见状心虚的跑了出去,关上了房门不敢直视萧婧的眼。

萧婧恨恨的看着紧闭的房门,若有来生,她定要让顾应初凌薇血债血偿!她要拉着这些豺狼虎豹一起下那十八层地狱!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桂ICP备120008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