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襄薄南辞 薄总别虐了,夫人已经送到火葬场三天三夜了完结版在线阅读

薄总别虐了,夫人已经送到火葬场三天三夜了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沈襄薄南辞的小说叫《薄总别虐了,夫人已经送到火葬场三天三夜了》,本小说的作者是石榴红了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两年婚约到期,薄南辞把离婚协议扔到沈襄面前。沈襄摸着一月孕肚问他:“真的要离吗?”薄南辞冷漠回:“婉婉是我的救命恩人,她回来了,我不能辜负对她的承诺。”他只记得蓝婉月是他的恩人。而他不知道的是,她沈襄也曾在他生命垂危之际,割过一个肾救他。沈襄收下离婚协议,悄然离去。俩月后,他找到她,怒气冲冲质问:“孩子我的?”“不是你的。”沈襄心已死。她嫁别人那天,一场车祸不小心夺走了她的命。薄南辞抱着她凉透的身体痛哭流涕,悔不当初,黑发一寸寸变白。薄南辞患了抑郁症去医院瞧病那天,她牵着女儿与他擦肩而过。

《薄总别虐了,夫人已经送到火葬场三天三夜了》精彩内容

沈襄终于怀孕了,薄南辞的孩子。

她给薄南辞打电话,电话没人接,她满怀欣喜下厨做了一桌子菜。

夜幕渐渐黑下来。

她绻缩在沙发上睡过去。

混沌意识中,耳边回荡着午夜的钟声,接着,脚步声传来,沈襄猛地起身:

“你回来了?”

接过男人脱下的外套挂上。

男人瞥了眼桌上佳肴,神色与窗外夜色一样的冷,薄唇勾出嘲讽笑容:

“原来你也记得这个日子。”

“什么?”没听清楚薄南辞的话,沈襄开口:

“菜冷了,我去热。”

“不用,我吃过了。”

男人扯了扯脖上领带,打开公文包,拿出文件,修长的手指上握着的文件向沈襄递了过来。

‘离婚协议’几字让沈襄瞳仁猛地一缩。

笑容僵在唇边,颤抖着声音:

“你......要离婚?”

“不是你期望的吗?”

男人解着袖扣往楼上走,沈襄追了上去:

“南辞,我......”

沈襄的话还没说完,男人就接了过去,满脸疲累不堪:

“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两年前咱们领证时就已经说好的,今天刚好到期,我今晚要出差,散伙饭就不必了。”

男人进浴室洗澡。

沈襄站在门口,脸色白得透明,指尖籁籁发抖。

为了怀上孩子,这一年,她吃了多少中药,打了多少的针。

好不容易怀上了,而他竟然要和她离婚。

沈襄仰起头,嘴角扯出的笑比哭还难看。

他不爱她,而她却爱惨了他。

他哪里知道,他身体里的一个肾是她沈襄的。

当年,为了拯救生命垂危的薄南辞,她瞒着所有人跑到医院捐肾。

水声停,男人打开浴室的门,壁垒分明的胸膛挂着水珠,八块腹肌清晰性感到让人移不开眼睛。

尤其是那张俊美如斯脸。

沈襄痴痴地望着他,眼睛渐渐涌上薄薄水雾。

不一会,男人穿戴整齐,拿过表盘磨损白了的腕表戴上,看了眼脸色苍白的沈襄:

“少刷点剧,夜熬多了对身体不好。”

嘴唇颌动半天,沈襄终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你......关心我吗?”

男人迟疑了一会,道:

“咱们毕竟相守了两年,以后,你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我,财产分割不满意也可以调整。”

沈襄感觉吸入胸腔的空气,都像是把犀利刀子,一刀一刀扎到她的心口。

沈襄漠视掉心口的疼,牙齿打着颤:

“南辞,妈那边......”

她想说妈那边不好交待,薄南辞却接过话:

“妈那边你不用担心,如果你实在不想去说,我可以去给她提。”

“可以......再等两天吗?”

像是拼尽全身的力气,沈襄一字一顿从牙齿里挤出来。

薄南辞的眸色冷如坚石:

“再等两天又有什么意义?早离晚离都是离,再说,婉婉要回来了。”

婉婉,蓝婉月。

再次听到这个人名,沈襄如遭雷击。

她惊得连退了好几步。

脸上血色尽褪,心脏像是有把刀子在狠狠地搅动,指尖一寸寸在掌心收紧。

蓝婉月,沈襄的表姐,也是那个疯狂嫉妒沈襄,却让薄南辞爱得发狂的白月光。

两年前,薄南辞的妈妈郑秀英得了绝症,沈襄的母亲李南华是脑瘤科医生,李南华给郑秀英做完手术当天,因疲劳驾驶意外车祸去世。

郑秀英因自责而逼迫儿子娶恩人的女儿沈襄,薄氏官宣沈襄与薄南辞婚讯那天,蓝婉月绝食大半个月。

那段时间,薄南辞心情很不好,他对沈襄说:

“婉婉是我的救命恩人,这辈子,除了她,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女人能走进我心里,两年为期,如果我没办法爱上你,你就去跟我妈提,说你喜欢上了别人要离婚。”

薄南辞说蓝婉月救过他的命。

她想对他说,她也救过他的命。

“其实,我这儿。”

她颤抖指尖划过为捐肾割裂的伤口,食指点在自己心窝上:

“真的有个人,十二年了。”

薄南辞却烦躁地打断她:

“那正好,合约到期,你就可以去找你的心上人,咱们谁都不要耽误谁的幸福。”

沈襄吸了吸鼻子,为了维护仅存的一点自尊,逼退眼睛里的湿意,心里波涛漗卷,面上却云淡风轻:

“行,婚约一到,我会跟秀姨提离婚的事。”

结婚那晚,他要了她,像履行公事一般草草收尾。

婚后,外人眼里,他是个模范丈夫,把她宠到骨子里,疼到灵魂中。

每次带她出席宴会,他都会把她搂在怀里,护在身后,她们是一对羡煞旁人的恩爱夫妻。

然而,一切不过是假相。

他之所以对她极好,不过是怕她去跟郑秀英诉苦,而郑秀英会去为难他的白月光。

原来,两年前,蓝婉月离开时,他对她就许下了两年后重逢的日子。

而沈襄愿意跟薄南辞签下两年协议,她是希望在这两年里,薄南辞能看到自己的真心。

即然薄南辞对蓝婉月的爱一始即往的浓烈。

也许是她沈襄该放手的时候了。

沈襄收好离婚协议,一一撤走桌上的菜,薄南辞烦躁地爬了爬发丝,忽地又叫住了她:

“我妈身体不好,受不得刺激,你暂时不要和她提,等我想好,我会跟她说。”

沈襄垂下眼,收拾碗筷的动作从善如流。

清洗碗筷时,沈襄脑子一片空白,耳朵翁翁的响。

匡当!

一只碗摔下去,碎了!

如同自己碎裂千瓣的心。

她弯腰去捡,指尖被碎片割破,鲜血直流。

“沈襄。”

听闻响声,男人迈出去的步伐又折了回来。

“怎么不小心点?”

他握住她的手,把她带出厨房,找碘酒给她消毒。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南辞,薄南辞?

如果你知道我怀了你的孩子,你还会离婚吗?

沈襄看着忙碌的薄南辞,她开不了口,她不敢赌。

“家务事少做点,我开白姨的钱,不是让她来闲耍的。”

伤口处理完毕,薄南辞起身,他看着她,漆黑的眼睛里是她白皙艳丽的脸:

“好好爱自己,别太傻了,就算是那个人你也不能委屈自己......”

那个人?

原来,他始终记着两年前她说过的话。

可是,除了他薄南辞,她心里根本装不下其他人。

门外,刺耳的喇叭声传来,打断了薄南辞的话,冷皓已把车开了过来,男人头也不回的上车。

沈襄唯有紧紧握住拳头,才能阻止自己追出去的冲动。

抬眸,泪涟涟的眼睛里,车子已绝尘而去。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桂ICP备120008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