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文正汪厚直 天官后裔完结版在线阅读

天官后裔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程文正汪厚直的小说叫《天官后裔》,本小说的作者是江九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为了找回真相,我不惜跟整个盗墓界为敌。定颜珠,神女之泪,三十三天魔像,一件又一件宝物出世,一件又一件诡异的事情接连发生。我已没有退路,后退半步就是深渊。

《天官后裔》精彩内容

如果我说我在一座坟里躺了三年,相信很多人会以为我在说疯话。

其实当诸位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才从那座坟墓里出来不到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我想了很多。如果没有那座墓的话,我不会走到如今这种地步。但是没有那座墓,我也活不到今天。

仿佛是冥冥之中都注定好了一样,有些事就算我们想躲也躲不掉。

而我之所以决定我的经历写下来,没有炫耀的意思,而是纯属想要纪念某些人某些事。我怕等自己老了,会把他们忘掉。

我叫程文正,出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时至今日我也慢慢从人们嘴里的小文变成了文哥,最后成为了他们口中的文爷。

十岁那年父母带我算过命,算命先生说我这辈子婚姻不顺,而且还会克父克母。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在我二十岁之前把我过继到别人家去。并且从此以后,我不能跟亲生父母再有任何的瓜葛。就算见了面,也只能以叔叔婶婶相称。

父母以礼相待,将那算命先生送出了家门。只是他们并没有按照先生说的那样把我过继给别人当儿子。不过从那以后,他们就不再骄纵我,而是格外严格的让我去学他们那一身的本事。母亲教我背书观星,父亲则是简单粗暴,每当空中雷电交加,他就会让我登山引雷,从来不会管我是不是会被雷给劈死。

慢慢的我能够满足父母的要求了,他们又开始教我如何勘测机关,并且破解掉它。这么一学,就是十年。

而在不断的学习过程中,我也逐渐知道了母亲教我的是堪舆机巧,父亲教我的,则是天官雷引。

如果不是担心你以后坐吃山空,你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些东西。这是父亲在我十八岁生日的那天对我说的话。

如果说人生有分界线的话,那么我的第一次分界线就是十岁。因为从那年开始,我就失去了童年,每天必须在父母的督促下去完成他们布置的任务。至于第二次分界线,则是我二十岁的时候。那年父母给我过完生日,就接到一个电话双双出了门。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之后我疯狂的拨打他们的电话,找遍了所有的亲戚家,找遍了周围的市县,都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我在电视台登过寻人启事,去公安局里报过案。但是一切都如泥牛入海,毫无音讯。还好父母留给我的财产不少,这让我不用为了生计发愁。甚至于我还在家里的保险柜里,找到了一些古董字画。如果将它们变卖掉的话,足够让我衣食无忧的过完这辈子。

人手里不缺钱,身边又缺乏管束,难免就会走上岔路。很多时候就算我们不想去参与某些事,别人也会主动找上门来。吹捧,前呼后拥,美女如云,一度让我迷失其中流连忘返。

当然期间的所有花销,全部都由我这个程公子买单。而我也在利用这短暂的欢愉,来麻醉着自己的神经。

这种生活持续了近两年,一个突如其来的快递,让我恢复了清醒。

快递里放着一个U盘,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我记得自己压根就没有在网上购买什么U盘。

刚准备将它给扔了,却看到纸盒里写个几个字:关于你父母的下落。这一下让我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将U盘连接上电脑,在点下播放键的时候,我的手指都是颤抖着的。我试图点上一支烟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接连几下,我都没有打着打火机。

视频最开始并没有画面,屏幕上只有一片雪花。我不敢拖动进度条,生怕会一不小心错过了什么。等进度条走到十几秒的时候,一阵沉闷而又急促的呼吸声传了出来。我瞪大了双眼,几乎将自己的脸贴到了屏幕上。

慢慢的屏幕里出现了画面,虽然很昏暗,但是完全不影响我观看。几道手电光照射在一条甬道当中。甬道顶部往下渗着水,边上还打了支撑,防止它坍塌下来。一眼看去我就知道这应该是在一座墓里。跟父母学了十年的知识和本事,可不是白学的。

从甬道的高度和宽窄来看,这座墓的规模应该还不小。一般的墓葬压根用不着下去这么多人,更不需要大费周章将土木工程做得这么严谨正规。由此我也可以断定,组织这件事的不是一般的人,他们应该是一个组织。散户,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甬道的尽头立着一堵石墙,石墙上刻着一圈圈的花纹,花纹从外往里呈顺时针旋着,形状就跟一盘蚊香相似。在正中心的位置上嵌着一枚石珠,一点绿色的反光直投屏幕,刺得让我觉得有些刺眼。

一个背对着镜头的男人上前,伸手在那些花纹上摸索着。哪怕他背对着我,哪怕他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我也当是就认出了这个人是我的父亲。我的呼吸急促起来,心脏难以抑制的快速

跳动起来。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有些脑充血,整个人的手脚开始发麻。我暂停了播放,将刚才没有点燃的那支烟点上,推开窗户狠狠地吸了几口。

窗户的卡扣划开了我的手指,我浑然不觉的站在那里看着窗外。两年了,整整两年,我终于再一次看到了父亲。手指上的血打湿了香烟,吸入口中自带一股血腥味。我将烟扔了,转身拿了一卷纱布将伤口包扎起来。

处理完伤口,我回到了电脑跟前继续看着视频。父亲似乎是找到了一个节点,伸手在花纹上掰了一下。然后就见它调转了一个方向。如此一节节的摸索,一节节的调整。几分钟后,石墙上的花纹成了逆时针走向。

与此同时,屏幕里传来咔的一声响,那枚嵌在石墙正中心位置的绿色石珠从卡槽里掉了出来。

要说这活儿还得你老程出马!

门轰隆隆的往地下沉着,在镜头之外,有人开口说了一句。

我连忙按下了暂停,然后倒回去重新播放。

要说这活儿还得你老程出马!

视频里再一次出现了那个声音。

如此反复播放了好多次,确定自己将这个声音刻入到了脑子里,我才继续将视频朝后播放着。

虽然在视频当中看不到其他人的脸,但是只要记住这个声音,就有希望找到父母的下落。我当时心里这么想着。

石墙在一阵隆隆声中落下,画面里出现了一条深邃的墓道。墓道的地板上雕刻着花纹,整条墓道全都铺设着黑色的石板。而左右两端的墙壁上,则是刻着壁画。镜头此时晃动得很厉害,让我看不清那些壁画的内容。拿着摄像机的人,应该正在快步朝通道里走。

随着镜头稳定下来,我发现每隔几米,过道两端就有一对人偶矗立在那。在人偶的手中,端着一盏长明灯。

等一下!

母亲那让我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这让我打足了十二分的精神。

可是母亲的提醒还是晚了半拍,有人踩到了机关上。随着一阵机括转动,过道里的长明灯被点燃,火光将过道映照得如同白昼。

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视频播放完毕。我急不可耐的开始在U盘里寻找着,试图找到新的视频。可是结果是让我失望的。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桂ICP备120008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