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湘季临榆 报告夫人,季爷把搓衣板跪穿了完结版在线阅读

报告夫人,季爷把搓衣板跪穿了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宋湘季临榆的小说叫《报告夫人,季爷把搓衣板跪穿了》,本小说的作者是锦良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因一场意外,宋湘破茧重生,势必要为自己而活。虐渣打脸,登上集团巅峰,揭穿***们鸠占鹊巢的阴谋。当她踩着恶毒女配的脑袋站在金字塔顶尖后,手握大权后。身穿亮蓝色连衣裙,宋湘娇媚一笑,“季爷,听说你想娶我?”男人三步上前,“娶,十亿聘礼,外加我的心,够不够?”

《报告夫人,季爷把搓衣板跪穿了》精彩内容

“江纯溪,你到底想干什么?”

昏暗的酒店房间里,宋湘跪在地上冷冷看着面前的女人。

长发遮住了她半张脸,看起来有些吓人。

“我当然是救你啊!”江纯溪把玩着前几日刚做的美甲,得意地道,“杀人的是你弟弟,你去认个什么罪呢?原来是想去保你那个废物弟弟啊?”

宋湘笑了笑,脸上尽是悲凉,眉宇闪过一丝悔恨。

母亲再婚,继父又带了个不成器的弟弟,为了讨好这个家,母亲对弟弟百般宠溺,才犯下大错。

他杀了人,母亲苦苦哀求,以死相逼。

她只能答应替弟弟顶罪入狱!

江纯溪挑开了宋湘的领口,指甲轻轻划过她如同凝脂一般的肌肤,柔声道:“念在你曾经是我的好闺蜜,我都给你安排好了,季氏的季临榆就在隔壁,今晚你要是抱住他的大腿,你就还能活。”

宋湘的脸上血色尽退。

季临榆,谁不知道他是个疯子。

季氏第一继承人,身价临近百亿,却因为性格残暴性情无常让人敬而远之。

把她送到季临榆的手里,要么死,要么是被他玩死,哪有第三条路!

佣人将宋湘按在地上,强硬地给她换上裙子。

将近半个月的拘留调查让宋湘的精神处在崩溃边缘,但不俗的颜值与憔悴的神情却意外的有种的病态的美感,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江纯溪扭曲的脸上写满了嫉妒。

宋湘被保镖押着狠狠推进一片黑暗的房间里,这是整个酒店最高级的套房,却不知为何,没有开灯。

黑暗中,宋湘摸索着墙壁寻找出路,没料到推开了一扇虚掩的门,猛地扑到在柔软的地毯上。

一只大手掐住了她脖子,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咳,咳——”

宋湘拼命挣扎,但是那人沉沉的呼吸好像就在脖颈之间,让她汗毛乍起!

是季临榆。

“放,放手!”

季临榆的力气极大,无视宋湘的挣扎,将她死死压在墙上,声音沙哑极了,“姓霍的那个老东西把你送来的?他给了你多少钱?”

缺氧让宋湘的眼前一阵阵泛白,她死死扣住了季临榆的手腕,不知哪来的力气,低下头狠狠咬了一口!

铁锈的味道瞬间涌了出来,男人才吃痛放开了她。

宋湘跪在地上不住喘息。

本该逃的,可江纯溪那张得意的脸让她不甘心,于是声音颤抖地说:“季总,我......”

男人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她,冷声打断说:“你应该知道,送进我房里的人应该做些什么。”

令人窒息的威压让宋湘不由自主一抖,声音破碎得不成样子,“我是被陷害的.......”

她的话季临榆半个字都听不进去。

他今晚被人灌了酒。

本就厌恶这些被送上门的女人,此刻大脑在酒精的刺激下更是理智全无,躁郁驱使着他毁掉眼前的一切,也包括这个为钱不要命的女人。

“季总,季——咳!”

季临榆真的疯了吗,他想杀了自己吗?

“......季临榆.......”

宋湘被迫踮起脚汲取着稀薄的空气,却还是感觉季临榆的手越收越紧。

她想要脱离男人的掌控,无奈之下,拼尽力气攥住男人的领带,狠狠用力将他拉向自己,两人凑近的刹那,宋湘吻住了他。

“唔。”唇上突如其来的疼让季临榆一愣。

宋湘原本想要就此推开季临榆,却突然被他拉近。

柔软的触觉让季临榆的眼角飞红。

是她......

果然是她。

多年前,宋湘曾挖走季氏无数高管,简直把季氏当她的人才储备基地。

这样的女人,心思深沉,阴险毒辣,是季氏集团最大的敌人。

可面对这样的敌人,季临榆却恨不起来,反而一眼就认定了她。

“放,你放开我!”宋湘不敢置信瞪大了眼,伸手去推。

掐住她的力道松了一点,取而代之的,却是紧紧将她扣进怀里,丝毫不给她挣脱的余地。

季临榆的声音沙哑得不像话,“别走,让我靠一下。”

宋湘呼吸一滞,他这是醒了,还是彻底疯了?

“你,你先放开我!季总......季临榆!”

季临榆却没有听话。

反而将宋湘抱得更紧。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清醒,但是,闻着她身上的味道,他会舒服很多。

季临榆忽然将宋湘打横抱了起来,吓得她一声惊呼:“你干什么!”

“睡觉。”季临榆沙哑道。

宋湘只觉得身子一沉,被他丢进柔软的大床里。

宋湘:“.......?”

谁能想到季临榆说睡觉,就真的只是睡觉,简简单单抱着她,头轻轻抵在她颈间,闭上了眼睛。

起初,宋湘僵着后背不敢动,耳边是他强健有力的心跳,手心全是汗。

她轻声问:“季,季总?你到底想干什么?”

男人动了动,哑着声音说:“睡觉,还是你想做些其他的?”

宋湘吓出一身冷汗,下意识裹紧了被子,身旁的男人似乎也平静了下来。

本来应该无法安眠,可这段时间在看守所受到的折磨已经让宋湘筋疲力尽,闭上眼的刹那,疲惫像潮水一样涌上来。

宋湘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月光洒进房间。

季临榆缓缓睁开眼,小心翼翼地用鼻尖碰了碰她的脖子,闻见那股淡淡的小苍兰香气,他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宋湘是被门外江纯溪的叫嚷声吵醒的。

“记者朋友们听我说,我真的不知道谁放出的消息......不要再说什么宋湘有意勾.引季氏的小季总了,这真的是个意外。”

“小季总他.......我想还是给宋湘留点体面吧,毕竟我是她最好的闺蜜,今天我不能让各位就这么闯进去!”

一大清早,江纯溪的聒噪让宋湘狠狠皱眉,她睁开眼睛,被阳光刺了一下。

不对!昨夜的事还没完呢!

门外一定又是江纯溪设的圈套!

宋湘想要爬起来,腰间却还搭着一只手,强迫她不准起身。

宋湘拉好睡裙,推了推季临榆,“你放开我,天亮了,该起床了。”

季临榆显然还没有醒,本能地将宋湘圈回怀里,闻见那股淡淡的小苍兰花香,才餮足的睁开了眼睛。

女人的肌肤白得几乎反光,韧柳似的细腰挺得笔直,有种难以接近的孤傲感。

季临榆薄唇轻抿,锋锐的目光上下打量她。

原来是她,竟然会是她。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桂ICP备120008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