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音纪君陶 报告纪总,你老婆带球跑了完结版在线阅读

报告纪总,你老婆带球跑了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裴音纪君陶的小说叫《报告纪总,你老婆带球跑了》,本小说的作者是人鱼薇沫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协议婚姻两周年,裴音正要将怀孕的消息告诉纪君陶,他却说:“白月光回来了,我们离婚吧。”她杀伐果断,离就离,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却带走了他的心,他的爱,以及“报告纪总,夫人带球跑路了。”他恨得咬牙切齿,追妻三千里,终于赢回老婆、孩子、热坑头。

《报告纪总,你老婆带球跑了》精彩内容

清晨裴音醒来,想起昨晚的种种,忍不住红了脸。

裴音以为喜欢纪君陶这件事,没人知道。

纪君陶以为她嫁过来这两年,只为协议成婚,活该假装温柔,做好样子即可。

时机一到,这份协议解除,裴音就恢复自由,投奔所爱去了。

可前段时间,裴音发了疯似的把纪君陶推倒。

裴音三日前接到闺蜜的电话,说是纪君陶的白月光回来了,要她小心。

裴音没有惊慌,漫不经心:“我和君陶的协议是三年,这不还没到吗?”

闺蜜骂她没心没肺,她懒得辩解。

今天是两周年结婚纪念日,双喜临门,她有份大礼想送纪君陶。

想必此事一说,白月光都要凉凉了。

她将亲手做的蛋糕从烤炉中取出,又拿出精心烹制的一桌子佳肴。

其中一道拔丝山药是纪君陶最爱吃的,因为复杂,她久已未做。

裴音紧张地拿着化验单,单子上写着两个月的妊娠期。

这张单子,一定能令纪君陶开心之余,回心转意吧?

他…应该有些爱她的吧!

卫生间里水声哗哗。

片刻后,纪君陶穿着睡衣走出,弯下腰对着裴音说:“一会过来,我有事要说。”

裴音点头,抑制住惊喜:“我也有话要告诉你。”

裴音忙了一早上,手里拿着化验单,忐忑地走到餐桌边坐下。

纪君陶已经换好衣服,手工定制的宝蓝色西装,妥帖合身,坚挺的背,犹如松柏。

手在桌上无意识的敲打,发出令人沉闷的砰砰声,钻石袖扣是裴音挑选的字母J,他名字的缩写。

裴音有些忐忑,刚想开口说话,纪君陶却抢先一步说:“音音,婉茹回来了。”

说完,他将另一只手上准备好的文件,递给裴音。

“这个你先看看。”

刺目的离婚协议书,映入裴音眼帘。

她的心脏,仿佛被一只巨手,狠狠捏了一下。

无法呼吸,让她在两三秒钟内,大脑充血,眼前一片空白。

“有点仓促,本来说好三年,但可能要提前结束。”

纪君陶低头,又抬头,好看的眸子深邃地望着裴音,似乎在研究她。

裴音摇摇欲坠,勉强扶住餐桌,却逼自己发出声音:“你要和我离婚吗?”

纪君陶耐心点头,浅淡的发出一声:“嗯。”

裴音深吸了一口气,迅速将眼前浮起的水雾逼回体内,

学纪君陶那样风轻云淡地答:“好。”

她手里,化验单已经攥出褶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

难道这个宝宝来的不是时候吗?

片刻后,纪君陶再次开口:“离婚协议你好好看,上面的条件,如果不满意,可随意添加,我会尽所能补偿。”

纪君陶说话一向简洁,这几句更是清晰有力,毫无犹豫,显然早打好腹稿。

裴音努力牵动面部肌肉,居然绽出一个笑容,

因为勉强,嘴角反而咧得过大:“好,我会看。”

手中的化验单,已经被汗水渗透,变得软趴趴的。

看来,纪君陶决心已下,没有拿出的必要了。

裴音扶着桌子站起,就要离开。

“还有件事。”纪君陶的温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好像水波荡漾。

裴音再次将决堤的泪逼退,调整了一下心情,转过身子:“什么事?”

“离婚的事,先别告诉爷爷。”

“好。”

在纪家,最喜欢裴音的人,莫过于爷爷。

当年,爷爷被对手追杀,心脏病突发,晕倒在裴音家院子里,

幸好10岁的她足够机灵,用稻草将爷爷盖住,

并找到母亲备用的药,给他服下,这才救下老人。

老人感激裴音,见她家境不好,便常常接济。

裴音家里,只有一个患心脏病的母亲,

和染上酒瘾的父亲,自然不能给她良好的成长环境。

母亲便恳求爷爷收留裴音,爷爷同意,将裴音收为干孙女,

她成年后,母亲心脏病复发,撒手离去,死前,恳请纪家爷爷照顾孤女。

爷爷喜欢裴音温婉善良,外柔内刚,

不但悉心培养她,还待她一毕业,就做主嫁给了纪君陶。

那时候,纪君陶不情不愿,被逼无奈才答应:“音音,娶你,我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我又不想忤逆爷爷,三年后,你向爷爷提出离婚,我还你自由。”

裴音对纪君陶早已芳心暗许,但她是骄傲的,

更不屑于施舍的爱情:“放心,我也心有所属,时间一到,我会遵守承诺离开。”

结婚后,两人相敬如宾,在外人面前,是登对的神仙眷侣,令人羡慕。

纪君陶在人前前,是个合格的丈夫。

细心体贴,处处周到,连妻子爱吃什么,

喜欢什么样的首饰都记得清清楚楚。

裴音的朋友们,羡慕她嫁了个好丈夫。

只有裴音心里清楚,纪君陶在人后,客气有加,不冷不淡,

总会借口公司应酬,让她独守空房。

如果不是前段时间,他喝醉了,裴音主动扑倒他,到离婚她可能还是完璧之身。

她以为,他们会在一起左三年右三年,直到白头偕老。

可没想到,坏消息来得如此之快,他的白月光回来了,她只能让位。

裴音的心已经麻木,好像被巨斧剖成两半,

腿也麻木了,她向卧室走去,身子一歪,差点倾倒。

纪君陶急忙扶住她,裴音将手里的化验单捏得更紧,

怕被他发现,她剩下的只有骄傲,

用这个去挽留纪君陶,万一被他轻视,岂不是无地自容。

“怎么了?”纪君陶贴在她耳边,声音低沉地问:“脸色这么难看,病了吗?”

“没事。”裴音陶挣开他的手。

都已经要抛弃她,还这么体贴,何必呢?又没外人。

“说谎,你总是逞强。”纪君陶话音未落,裴音双腿已经离地,他抱着裴音向卧室走去。

“放我下来,是例假来之前的眩晕,我没事。”

裴音眷恋纪君陶的怀抱,但不想靠软弱博同情。

纪君陶不由分说,将她带入房中,小心地放到床上,随口问了一句:“他是谁?”

“什么?”裴音不解。

“心心念念,让你一听到离婚,就喜不自胜的男人,藏在你心里的那个,到底是谁?”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桂ICP备12000854号-1